特此公告
一、錢德勒搬新家了! 二、本版內容還是有可能會涉及18禁,請衛道人士或是完全沒有幽默感的人走開(推)! 三、既然都來看了,就請留言支持一下吧~你也知道人老了就是怕孤單~(掩面大哭)

目前分類:尋找心世界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七月三日早上十點半,寶兒開完兩個庭後,就回到辦公室,找尋張耀德的卷宗資料,想要打電話給阿德,跟他約一下下午見面的時間,但是誰知道阿德的電話並沒有開機,所以無法聯絡上阿德。

這種情形對於公設辯護人而言,可以說是家常便飯,因為公設辯護人一個月大概都會有五、六十個案件在手頭上,也就是說幾乎每一天都會有開庭,一天平均都會有兩至三個庭,工作量可說是不輕鬆,但是在這種情形下,公設辯護人仍然會想辦法找時間跟當事人見面討論案情,通常折衷的解決辦法,就是跟當事人約在開庭前一個小時,到法院當面互相交換意見,藉以決定訴訟未來進行的方向與策略。當然,並不是每次都可以聯絡上被告,有時候不是電話沒人接,就是沒有開機,再不然就是手機號碼變成空號。不過,如果被告是在押的,公設辯護人必定會在開庭前,到法院地下室一樓的後審室跟被告洽談,因此在這種情形下,也就沒有所謂聯絡不上被告的問題。

雖然聯絡不上被告,沒有辦法於開庭前與被告討論案情,不過因為阿德與阿凱認識的關係,所以寶兒從阿凱那邊多多少少也聽過有關阿德這個案件的案情,所以寶兒在用過餐,午休過後,便搭乘台北地院提供之公務車,前往台北地方法院新店辦公大樓。

第三法庭的庭務員邱阿姨,一看到寶兒從前方走來,便大呼:「台北地院最美麗的公設辯護人來啦~」

「阿姨,不要這樣叫啦!雖然這是事實,但是我還是會害羞,嘻嘻!」
寶兒跟第三法庭的庭務員邱阿姨可說是感情不錯,因為寶兒每次來新店簡易庭開少年案件,都是在第三法庭,所以跟邱阿姨的感情,自然不在話下。

錢德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時間到了星期六早上,阿凱依約前往阿德位於烏來的家。沿路上風景是從擁擠喧囂的市區,漸漸轉換成陽光、清水以及綠色樹林,阿凱因為身為律師工作忙碌的關係,所以從台大研究所畢業後,已經好久沒有像今天一樣這樣早起,如此地接近大自然,每當阿凱的車子隨著山路轉一個彎,不同的景色就又映入眼簾。

阿凱心想平常每天都是窩在大樓的律師事務所裡,接觸到的空氣都是從空調裡吹送出來的冷氣,看到的景象也都是高樓大廈、車水馬龍,難怪每天的心情好像都被壓抑住一樣,但是今天因為要拜訪客戶的緣故,所以才有機會看到大自然的美妙,感覺真是不錯。光是看到陽光灑在一片綠油油的樹林中,那種感覺讓心情不開心起來也不行。

雖然路途有點距離,但是因為阿凱一直欣賞著車外的美景,所以不知不覺也已經到了阿德他們位在福山的家了。阿凱一到阿德家門口,就看到阿德已經在門口等阿凱了。

「王律師!」阿德親切地叫著。

「哈囉,怎樣?最近過的如何啊?」阿凱給阿德一個熱情的擁抱。

錢德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阿凱還是一如往常般的工作,阿德的案子雖然讓阿凱印象深刻,但因為阿凱每天的案子都是堆積如山,一下與當事人會晤,一下又要去開庭,幾乎每天都忙到九點多才能下班。但這並非代表阿凱忘記關心阿德的案子。

距離上次陪阿德開庭也不過三天,阿凱就接到阿德母親的來電:

「王律師嗎?」阿德母親問道。

「張太太您好,我是王律師。」阿凱親切地回答著。

「王律師,上次非常感謝您陪我們家阿德去製作筆錄,而且那麼晚還讓您送他到烏來山區,真的非常感謝您。」

錢德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(承上集)

阿凱看時間已晚,所以不顧阿德的禮貌性推託,堅持要載阿德回家。阿凱就是一個這樣好心的人,也由於他這樣負責任的個性,所以阿凱不論在哪邊,他的的人緣總是不錯。

一開始在車上的氣氛有點詭異,兩人都沒有說話,因為阿凱還在想為何這麼晚還要出來奔波,又想到明天一早又要去事務所上班,整個心情很哀怨,所以腦中暫時還沒有阿德案件的存在;而駕駛座的另一邊,也就是阿德,也是安安靜靜,一句話也沒說,因為阿德還被剛剛一連串的過程所嚇住,所以整個腦筋一片空白。就在一個紅綠燈路口等待時,阿凱首先劃破沈默,說道:「阿德,你可以跟我說一下你整個涉嫌犯罪的事實經過嗎?」

阿德過了一會兒才娓娓道來,開始訴說著事情的來龍去脈:

「5月15日下午,我的好朋友K仔打電話問我要不要去中壢的『舞法舞天』舞廳跳舞,於是我就跟他們一群朋友一起前往。雖然我知道K仔有在販賣搖頭丸與愷他命…」

錢德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午夜一點三十九分,空盪盪的房間中,僅擺設著一張雙人床、一台二十九吋的二手電視機,電視機不斷地播送阿扁總統「三個決定、一個決心」權力下放的重要政治新聞,雖然政局發生重大變故,但是房間裡仍保有一股寧靜的氛圍,窗外的月光也悄悄地從窗簾的縫隙中蹦出一絲微弱的光線,但此時的阿凱早已以大字形的慵懶姿態攤在床上,睡得非常入眠。

「鈴~鈴~鈴~」床邊的手機傳來陣陣響亮的鈴聲,阿凱過了一會兒才被這劃破寧靜的電話鈴聲給吵醒。

「喂!我是王律師,您好!」阿凱雖然是剛剛從夢鄉中被吵醒,但仍然改不了職業病的反射動作,脫口就是如此有禮貌的問候。

「王律師嗎?我是你媽媽表妹的好姊妹!我是張太太!」

阿凱臉上突然出現三條斜線,心想:「我媽媽表妹的好姊妹,跟我有什麼關係啊?!我現在只想好好地睡它一覺,這位好姊妹,你知道現在是幾點嗎?」雖然阿凱心中充斥著一堆不滿的聲音,但還是相當有禮貌地回答:
「喔~這樣啊!張太太您好,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您服務?還是說需要我提供您怎樣的法律諮詢嗎?」

錢德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