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很多地方、很多場合、很多人群中,
總會存在著有兩個不同的世界,
黑與白、晝與夜、美與醜、喧鬧與寂靜,
兩個世界, 兩樣情~



【Part I】


你問:「為何你的花可以開得如此鮮豔動人?」

我答:「我這樣不算鮮豔,旁邊的那朵才是美!」

你又問:「花枝招展的綻放著,是否令人羨慕?」

我回答:「是,因為它們總是吸引著所有昆蟲的目光,所以花蜜也可以被帶的最多、最遠。」

你又稱:「那我也要變成這樣光鮮亮麗、炫彩奪目的花兒!」

我說道:

「你確定嗎?瞧!那片花海!它們也是因為無法避免地吸引了人們的目光而被攔腰折斷,擺放在花瓶裡供人欣賞、供花弔謁。」




【Part II】


你在我夢中出現,

把我靈魂抽離肉身,

我隨你自在飄遊,

看著我的身軀僵硬地靜置於床,

我想進入你的世界,

但卻不得其門而入,

是你誤闖我的夢境,

還是我夜有所夢。




「我說人鬼殊途,你說總有一天等到我。」














作者:無所謂大師


※此篇文章被閱覽了

錢德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