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此公告
一、錢德勒搬新家了! 二、本版內容還是有可能會涉及18禁,請衛道人士或是完全沒有幽默感的人走開(推)! 三、既然都來看了,就請留言支持一下吧~你也知道人老了就是怕孤單~(掩面大哭)
時間到了星期六早上,阿凱依約前往阿德位於烏來的家。沿路上風景是從擁擠喧囂的市區,漸漸轉換成陽光、清水以及綠色樹林,阿凱因為身為律師工作忙碌的關係,所以從台大研究所畢業後,已經好久沒有像今天一樣這樣早起,如此地接近大自然,每當阿凱的車子隨著山路轉一個彎,不同的景色就又映入眼簾。

阿凱心想平常每天都是窩在大樓的律師事務所裡,接觸到的空氣都是從空調裡吹送出來的冷氣,看到的景象也都是高樓大廈、車水馬龍,難怪每天的心情好像都被壓抑住一樣,但是今天因為要拜訪客戶的緣故,所以才有機會看到大自然的美妙,感覺真是不錯。光是看到陽光灑在一片綠油油的樹林中,那種感覺讓心情不開心起來也不行。

雖然路途有點距離,但是因為阿凱一直欣賞著車外的美景,所以不知不覺也已經到了阿德他們位在福山的家了。阿凱一到阿德家門口,就看到阿德已經在門口等阿凱了。

「王律師!」阿德親切地叫著。

「哈囉,怎樣?最近過的如何啊?」阿凱給阿德一個熱情的擁抱。

「就這樣囉~不過不管怎樣,我今天可是很開心地看到王律師喔!」

「真的嗎?!你的嘴還真甜呢!之後叫我阿凱就好了」

「我哪敢啊!沒關係,那我叫你阿凱哥好了」

「嗯~這個主意不錯喔!哈哈!」阿凱開心地回答。

「王律師!王律師!你來囉?」遠處傳來陣陣的叫聲。

「嘿!張媽媽,我是王律師,我到了。」

「趕快進來坐、趕快進來坐。」阿德母親非常熱情地呼喚。

「媽媽!我先帶阿凱哥去看看我們的gaga的秘密基地。」阿德如此說到。

「喂!喂!阿德!先讓王律師進來休息一下!」阿德母親喊的比剛剛更大聲。

「媽媽再見!」阿德邊說邊拉著阿凱的手,把他拖向阿德家旁邊的一條小路,小路上去一下下,就是一連串的階梯,階梯的間隔很小,但卻很陡,阿德沿路就拉著阿凱的手,一直往上衝,阿凱其實早已經不堪負荷,但是為了逞強,所以一直忍住不說,仍然死命地往上跑。就這樣跑了五分鐘,阿德突然停下來了,此時阿凱終於有時間得以喘息,故阿凱彎下腰,雙手撐在兩腳的膝蓋上,大口大口的呼氣,好像快要吐的樣子。但這時的阿德完全沒有注意到阿凱已經臉色發白,而是專心地緊盯眼前的一片風景,眼神透露出一種享受與自在。

阿凱再喘了幾口氣後,看到阿德如此的眼神,突然深深地被這一幕所鎮住。阿凱眼前看到一大片綠油油的樹林,這片樹林綠的好像是剛剛把油墨潑在畫上般的跳躍,如此地油亮,感覺好像還沒乾似的。重要的是,這一片樹林的左方有一個瀑布,瀑布的流水從山上宣洩而下,在這片樹林的下方,形成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溪,整個畫面不禁令人想多看幾眼,而阿德在此時眼睛所露出來的光芒,正好像是在盡情的享受這一刻眼前的美景,散發出一股城市人永遠無法理解的自在氣息。

「怎樣,不錯吧!這就是我們的秘密基地!」阿德驕傲地說。

「這裡好漂亮喔!感覺好像世外桃源,從未被污染的樣子。」阿凱說道。

「當然囉!這個地方只有我們族人才會知道。」

「你是哪一族的?」雖然阿凱覺得這個問題好像很呆,但是還是忍不住想問。

「我們是泰雅族。我們在烏來地區的泰雅族,大致上可以區分為五個主要部落,也就是烏來、忠治、信賢、孝義、福山,我們的組織稱為gaga,gaga是由男生所組成,通常就是一起去打獵與祭祀,有時候我們如果要蓋房子,gaga也會一起幫忙,很像兄弟會的感覺!不賴吧!」

「所以這片秘密基地應該就是你們gaga打獵的好地方囉?」

「阿凱哥,你真的好聰明喔!下次如果到了打獵的季節,我再找你一起來體驗一下,如何?」

「當然好啊!天啊,真是太開心了,你一定要找我喔!」阿凱重來沒有機會認識這麼純種的原住民同胞,更別說有機會這樣貼近原住民朋友的生活,所以阿凱自然非常地開心。

兩人邊走邊聊著阿德與他們gaga平常的生活型態,一路從剛剛的制高點走入了剛剛看到那條小溪的河床,河床上面有一個少年、一個小女孩,以及一個比較年長的男子。這三個人一看到阿德走近,便親切地大叫:「Luma,快來刺魚!」

「我來幫你們介紹一下,這位是王律師!」阿德說道。「然後這一位少年叫做Maco,這一位小女孩是Sasa,而這一位是我們gaga中的marahu,他叫做Cubi。Cubi是Maco的父親。」

「大家好!我好喜歡你們的生活喔!好自然、好純真、好熱情!」阿凱雖然平常很會社交,但是這一番話卻是出於真心。並問道:「所謂marahu是什麼意思?是頭目的意思嗎?」

「你答對了,也就是gaga團體裡面的族長。」Cubi回答著。「歡迎你來到我們的秘密基地,平常Luma,也就是阿德,可是從來沒有帶人來過我們的秘密基地喔!可見你應該是阿德生命中很重要的人才是。歡迎你加入!」

「謝謝你們沒有把我當成外人!我今天真是太高興了!」阿凱說道。

之後的一個小時,阿凱就與阿德、Maco、Sasa、Cubi,一起拿著刺魚專用的魚叉,往溪裡面的小魚刺,不過可想而知,阿凱當然一條魚都沒有刺到,但是這種感覺對於阿凱而言,絕對比是否有刺到魚還來的重要。五人刺魚後,便帶著刺魚的戰利品回到阿德母親家用餐。就這樣阿凱與阿德家人與新認識的三位朋友,過了一個非常快樂午後,並相約之後,如果有任何的活動,或是任何需要幫忙的地方,大家都不能客氣。

日子一天一天的像往常般過著,就在經過兩個月後,突然有一天,寶兒在上班時間打電話給阿凱,
並問道:「你之前說的那位原住民勇士阿德,是不是叫做張耀德?」

「是啊!怎麼了嗎?你也想去阿德他們gaga的秘密基地嗎?」阿凱如此說道。


「不是!是我剛剛接到一個少年刑事案件,被告就是張耀德,犯罪事實就是在舞廳販賣三級毒品!事實跟你上次跟我說的一模一樣,而且令我不解的地方,是他的說詞除了一開始在警局做的版本外,之後還有兩、三種版本!」寶兒急促地說道。

「怎麼會這樣?!」阿凱跟寶兒一樣一頭霧水,並緊張地問道:「什麼時候要開庭?」

「就是下星期一,七月三日下午二點四十分。」寶兒回應道。

「天啊!那不就是再一個星期嗎?」阿凱問道。

「是啊!」

「怎麼會這樣?!」阿凱心中並有一種不祥的預感。

(待續)

作者:無所謂大師

創作者介紹

錢德勒的異想世界

錢德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vavafish
  • 好緊張~快出下一集啦~
  • 錢德勒 於 2011/02/04 11:12 回覆

  • chandlerboy
  • 應你要求~第五集出來啦!

    不過老實說 我很怕你們會覺得很難看!嘻嘻
  • 錢德勒 於 2011/02/04 11:1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