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此公告
一、錢德勒搬新家了! 二、本版內容還是有可能會涉及18禁,請衛道人士或是完全沒有幽默感的人走開(推)! 三、既然都來看了,就請留言支持一下吧~你也知道人老了就是怕孤單~(掩面大哭)
午夜一點三十九分,空盪盪的房間中,僅擺設著一張雙人床、一台二十九吋的二手電視機,電視機不斷地播送阿扁總統「三個決定、一個決心」權力下放的重要政治新聞,雖然政局發生重大變故,但是房間裡仍保有一股寧靜的氛圍,窗外的月光也悄悄地從窗簾的縫隙中蹦出一絲微弱的光線,但此時的阿凱早已以大字形的慵懶姿態攤在床上,睡得非常入眠。

「鈴~鈴~鈴~」床邊的手機傳來陣陣響亮的鈴聲,阿凱過了一會兒才被這劃破寧靜的電話鈴聲給吵醒。

「喂!我是王律師,您好!」阿凱雖然是剛剛從夢鄉中被吵醒,但仍然改不了職業病的反射動作,脫口就是如此有禮貌的問候。

「王律師嗎?我是你媽媽表妹的好姊妹!我是張太太!」

阿凱臉上突然出現三條斜線,心想:「我媽媽表妹的好姊妹,跟我有什麼關係啊?!我現在只想好好地睡它一覺,這位好姊妹,你知道現在是幾點嗎?」雖然阿凱心中充斥著一堆不滿的聲音,但還是相當有禮貌地回答:
「喔~這樣啊!張太太您好,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您服務?還是說需要我提供您怎樣的法律諮詢嗎?」

「王律師啊!真的很不好意思,這麼晚了還來打擾您,我現在有一件急事,極需要您的幫忙。那就是我的寶貝兒子,現在正被警察帶到派出所製作筆錄,我不知道我寶貝兒子到底在外面做了什麼事情,為什麼會被警察帶去警局作筆錄,你可以幫幫我嗎?!」張太太以非常急促且恐懼的口吻說道。

「張太太,您不要緊張,您先跟我說您兒子現在在哪一個分局製作筆錄,或是您可以把他的手機號碼給我嗎?我來試著跟他聯絡,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來處理就好了,張太太您毋須太過緊張,如果有進一步的消息,我會持續與您聯繫。」

「真是太好了,我就知道王律師是一個大好人。我寶貝兒子的手機號碼是…,他的手機號碼是…」

「他的手機號碼到底是多少?不用緊張,慢慢來,沒關係!」阿凱想要試著安撫張太太已經被恐懼佔據的內心。

「他的手機號碼是0911146538,沒錯,就是這一個號碼。」張太太似乎像是小孩子找到寶藏般的欣喜若狂。

「好!那我有進一步地消息再跟您聯絡。掰掰!」

阿凱從事律師也將近六個年頭了,這還是頭一次遇到像張太太一樣慌張的當事人,阿凱心想:「這小孩如果真的有做什麼違法的事情,應該也是這位張太太沒有好好管教吧!不然,媽媽怎麼會不知道『寶貝兒子』的手機號碼呢!像我媽媽就把我的電話號碼背的超熟呢!哈哈!想到這邊,突然好想見到我可愛的媽媽!」不過現在雖然見不到媽媽,但是桌上還有一粒中午來不及吃的媽媽愛心粽。過了一會兒,阿凱迅速換好帥氣筆挺的Armani西裝後,便將媽媽親手包的愛心粽放入自己心愛的Cucci公事包,急急忙忙地出門了。

阿凱在途中,已經打電話給這位小孩,得知他現在正在中山分局派出所製作筆錄。這位小孩,也就是張太太的寶貝兒子,他的名字叫做張耀德,民國七十九年三月二十三日生,今年正值十六歲,平常朋友都叫他「阿德」。阿德從小就生長在一個單親家庭,爸爸在他三歲那一年就因為外遇而與母親離婚,所以阿德的記憶中幾乎沒有太多有關於父親的印象,只是從舅舅以及姊姊那邊得知父親是一個非常擅長於歌唱、跳舞,以及打獵的原住民。當然,阿德從爸爸因外遇而拋妻棄子的這一段事實看來,猜想父親應該也是一位性情中人,或是一位「把妹高手」吧!

阿凱到達中山分局時,看到有一個少年正坐在沙發的右邊,沙發左邊的辦公桌坐著兩位警員,兩位警員有說有笑,但是沙發上的那一位少年,卻是眉頭深鎖。阿凱心想這位少年一定就是阿德沒錯了。阿凱便快步走向這位少年,並說道:

「你就是張耀德嗎?」

「是的,我就是。」

「我是王律師,將來就是你的辯護律師。」

「王律師您好!我是張耀德,你叫我阿德就可以了!」阿德以看到救世主的眼神,緊盯著阿凱。但是阿凱並沒有太多時間去注意到阿德,只是急忙地將委任狀遞給其中一位林警員。林警員問道:「你就是王大律師!」

「是的!我是!幸會幸會!」

「唉呦,你們當大律師的可真是辛苦啊,這麼晚也來賺喔!果然是時機不好,大家都出來搶錢。不過時機不好,也是你們當律師的總統害的啊!哈!」

「哈!林警員真是愛說笑,我們做律師的哪像您當公務員的如此安逸,我們當然要這麼辛苦的奔波囉!
但是我們可是受到當事人的委託,是要來保障當事人應有的權利,可不是貪財,您可別誤會啊!」阿凱生平最痛恨這種憤世嫉俗,卻沒有半點建樹的公務員。阿凱並接著說道:「那我們廢話不多說,趕快來製作筆錄吧!」

「製作筆錄?我們已經做完了,張耀德沒有跟您說嗎?!王大律師您的訊息太慢囉,您可要隨時update啊,哈哈哈!」

阿凱心想:「笑屁啊,有什麼好笑的。」總覺得事情好像有哪邊不對勁,從他接到電話那一刻,距離現在也不過四十分鐘,按照常理來說,一份筆錄怎麼可能在四十分鐘內就做完呢?

阿凱問:「那張耀德可以走了嗎?」

林警員:「可以走了,檢察官說這個案件直接以函送處理即可,所以張耀德可以走了。」

此言一出,阿德馬上露出欣喜的樣子,迅速地站到阿凱身旁。

「恩,我瞭解了,謝謝林警員的幫助。順便請教一下林警員,你們是何時開始製作筆錄的?」阿凱問道。

「有何問題嗎?」林警員一臉不屑地質疑。

「因為我想說通常筆錄之製作,都要花費一些時間,想不到貴局效率如此之高,實在需要好好嘉賞一番才是。」

「想要知道我何時做筆錄,等你去閱卷不就知道了。如果沒事你們可以走了!還是你們還想待在警局?」林警員話一講完,隨即轉身走向自己的辦公桌。

阿凱與阿德看到此景,也只能識相地離開警局。


(待續)

作者:無所謂大師

錢德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大眼娃
  • 偷偷問這篇會跟模糊的背影那篇一樣爛嗎?
    請偷偷的回答我
    因為最近比較忙所以如果跟那篇一樣的話那我就不看了
    哈哈哈開玩笑的啦
    我跟婉玲她們目前是約好星期六晚上吃飯不知道你可以嗎?如果你比較喜歡星期日也可以
    對了剛剛美國那顆菜頭貴在睡前跟我說她很想念你的賤嘴
  • 錢德勒 於 2011/02/04 11:12 回覆

  • chandlerboy
  • 這短篇小說是我的第一次嘗試
    我不知道會不會很爛耶~
    閒閒沒事再看啦!
    或是妳閒到要叫妳的學生把它翻成英文的話
    那就再好不過囉~哈哈!

    這星期六晚上我OK~
    來者是客,當然一切依妳囉!
    那要去哪邊吃呢?我哪裡都行!
    因為…
    我是…

    無所謂大師!!!
  • 錢德勒 於 2011/02/04 11:12 回覆

  • 大眼娃
  • 哈哈不是這星期六喔,是下星期六11/4呢
    如果你這篇寫的不錯的話
    我可以考慮幫你翻譯成英文版發行全球哇哈哈
  • 錢德勒 於 2011/02/04 11:12 回覆